主页 > 热点话题 >《全球经济的关键动向》:美国企业令人厌恶的理由 >


《全球经济的关键动向》:美国企业令人厌恶的理由

发表于2020-06-10

不错,就是要利用你的热情创造事业!

我知道,这样听起来好像是精神导师的演讲词,但却是个中真谛,不管是谁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时,都会学得更快、更好。

网际网路最先是靠着Google和电子邮件,现在则靠着推特(Twitter)和脸书(Facebook),打开了大家可以分散利用资讯的管道,形成通讯革命。

我进行经济研究时,得到这种利用资讯方法的帮助,生产力大约提高了三倍。

以前我聘请两位专职研究人员,现在只请一位兼职研究员,Google和电子邮件更强化了他的研究效能。

不错,长期而言,我们公司裁掉了一些就业机会,但却创造了更及时、价格更合宜的研究,让我们争取到多很多订户,因此可以在其他部门增聘员工,专心推动行销和客服。我们新开闢很多研究领域,僱用比过去还多的研究人员,他们变得更专注自己擅长的领域,为公司增加更多价值。

网际网路也让全球兴趣相同的人可以互相沟通,进行目标更明确的行销和通讯,创造出一整套针对特定兴趣,推动直接促销的全新方法。

能源则是下一个领域,集中式的能源供应商规划出分散式的网络,让我们从太阳能和其他本地来源,得到更高比率的能源,还可以靠着这种网络节省能源,或是把能源卖回给网络。

经济学家杰瑞米.李夫金(Jeremy Rifkin)是这种「电力流通」革命的先知。

新兴市场国家现在也在最偏远的地区,利用太阳能电池板,取得合宜的基本照明和电力,在这种地方,这些东西可能还不够便宜,却可比为天赐恩物。

这是我认为油价不会再涨到100美元的原因。

何况还有无人驾驶车会推动运输革命,促成运输经济全球化。除非你是一级方程式赛车(Formula One)、纳斯卡(NASCAR)或印地赛车(IndyCar)的选手,否则驾驶不是什幺高生产力的工作。

我现在住在波多黎各的圣胡安(San Juan),一个月大约只开200哩出头的里程,远低于四十多岁,住在美国时的1,200哩。

我们已经走上由下而上运作、更注重我们最擅长、最热爱工作的道路,我热爱开车,开车却不是我应该注重又最擅长的事情,如果我们希望世界经济再度大幅成长,我们必须及早加入这种革命。

推动创业革命

美国一直是个创业型的国家,是身无分文移民可以攀登最高峰的地方。

噢,现在美国却不太像这种地方了,因为美国的教育机构已经把大学教育,变成远比美国过度膨胀健保体系还昂贵多了的东西,更何况美国的健保成本比大多数已开发国家都贵上两倍,这种问题使我们的子孙不能进一步的深造!

现在只有最富有的小孩负担得起大学教育费用,其他人最后全都揹了巨额的学贷,以致连购屋都变成了遥不可及的梦想。

这种情形一定会改变。

教育和健保很像,是一种资讯产业,我们想不出教育成本有什幺理由上涨,而不是下跌,但是教育成本却快速上升,因为教育产业把父母牢牢控制住,强迫他们把大部分的钱,花在豪华的校园、应该自动化的官僚和退休制度上。

《全球经济的关键动向》:美国企业令人厌恶的理由

大多数父母的最大目标是让子女接受最好的教育,以便青出于蓝,而更胜于蓝,但是这种心愿却变得愈来愈不可能达成。

看看图8.2,就会看出美国梦正在快速幻灭,愈来愈多的小孩正在辛苦奋斗,希望超越父母的所得和成就。

记住我的话,只要靠着有限的校园、学校房舍和比较大规模的线上力量,就可以让世界最高明的专家,用即时的方式传道授业,教育可能剧变,而且一定会出现激烈变化。

现在你可以上现场直播课程,这种课程由真人教学,上课时人际互动极为重要;你也可以随时随地,从任何地方,登入最高明的专家在世界任何角落,所传授最符合你当下需求的最好课程。

《全球经济的关键动向》:美国企业令人厌恶的理由

我乐于这样教学,对每位学生只收几分钱,而且我毫不怀疑的是:每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和专家都会有同感。

不管本地的教授多聪明,似乎都不可能胜过世界上最高明的专家,而且数量有限的教授能够精通和传授给学生的主题,似乎也有限制。

我甚至不需要去碰健保问题,健保的超高成本全都跟官僚体系和特殊利益有关,都可能需要激烈改革。而且除了教育之外,还有什幺东西比健保更资讯密集、更官僚化?

同样,软体应该再度致力推动官僚化的死板工作自动化,使资讯便于即时运用和客製化。我把这种情形叫做经营管理和官僚体系自动化,这样做不是推动领导和人际关係的自动化,也不是发挥创意,把产品和服务运用在个别需要中。

如果我们不扼杀教育、健保和小孩托育泡沫,我们的生活水準就不可能推升。如果我们不利用更多的创业家本能,创造附加价值比较高的新工作,我们就无法继续成长,超越正在下降的生活水準。

「美国第一!」应该改成「发扬美国企业精神!」我们领导世界的地方不就是这里吗?川普看来不就是像成功的企业家吗?或许他不应该当美国总统,应该担任创业长。

美国企业令人厌恶的理由

我要出面宣称:「我一直厌恶美国企业,但是我敬佩美国企业的所作所为。」

在上哈佛商学院(Harvard Business School)之前,我曾经在《财星》(Fortune)一百大企业中的一家公司服务过两年,拿到哈佛的管理硕士后,我加入贝恩策略顾问公司(Bain &Company),担任《财星》一百大企业的顾问,我根本受不了由上而下的官僚体系,即使官僚体系努力精简,我还是受不了。

创造力会受到官僚体系箝制,不能像我的特约医师一样,提供顾客真正想要的即时性个人化服务,只能在资讯稀少的时代才有生产力的现象,根本就不自然!时代已经变了,资讯比水或空气还多。

想像下面这种情形。

你是一个小型团队的领袖,你们正针对一个小小的顾客群,拟定销售客製化的解决方案。

负责控制收取多少费用的人是你,不是你们的中央系统,你也负责应用即时资讯,控制产品与服务的组合与客製化,这种做法会让你获得力量,推动业务,赚取利润,因为你可以快速调整一切。

你知道每一个部分的变动成本,可以在没有上级的干扰下,推动销售,并知道每一笔销售的直接获利是多少。

你也知道要把多少间接固定成本,交给你们背后提供中央化服务,让你可以更有效运作的比较大型公司,因此,你也像所有优秀的中小企业老闆一样,知道你们必须卖出多少单位,才够支付每星期或每个月的这种支出。你像经营自己的事业一样,每天自己做决定。

管理顾客的成长和满意度,是你创造获利和成长的关键,你可能只拿到微薄的薪水,却可以靠着公平分享你替公司赚的实质利润,得到更大的长进,就像服务生领取低于平均水準的薪资,却靠着小费补足一样,但是你可以得到的控制权和上档利润,却可能多很多。

你的职责是找出每一位顾客的真正需要,然后发挥创意,组合出顾客负担得起的最佳产品与服务方案。

不过你应该不可能有这种机会,除非你背后有比较大的公司,在资金、行销和生产能力方面,当你的后盾,但是你比他们更了解顾客的真正需要。

你会得到公平合理的利润分享比率,比率多少要利用即时资讯系统,直接衡量你或你们小小团队的努力程度而定。

靠着现有科技的协助,这种做法绝对可行。但是大多数经理人和主管只喜欢驱策和控制手下,因为这样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很重要。

主管和由上而下经理人发号施令的日子已经结束。现在员工需要的是教练、训练员和辅导人员,而不是事后批评的愚蠢官僚。

企业只是不希望跟员工分享这种资讯,因为他们像面对屠杀和大革命前的法国贵族一样,不愿意放弃控制权。今天的资讯系统可以强化普通员工,把他们变成企业家和创造利润的人,而不是死板的生产和办事人员。他们必须这样做,因为过去较高薪的工作永远消失了。

劳工应该更担心人工智慧,更担心促进左脑任务自动化的软体,比较不担心第三世界国家的生产线工人,以及美国境内非法移民的竞争。减税、解除管制或贸易谈判之类的花招,不会把这种工作机会大量带回美国,因为生产线是很老的技术,是福特1914年发明的东西。

现在该改用更好的东西了,该改用经过资讯强化、具有企业精神、客製化又「负有使命的偏执狂」了。我们必须醒来,变成电脑永远变不成的有创意、有企业精神,又善于建立人际关係的人类。

这种资讯系统让员工变得更能够为结果负责,同时为他们的直接贡献,提供更多的报酬,对公司和员工来说,这种情形都是双赢的局面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谁还需要工会?工会除了充当交流管道,为可以创造更好产品和更高利润的员工传达构想之外,以及确保他们在这种新创造的利润中,分到公平的一份之外,似乎没有什幺用处了!

史塔克的世界

我承认自己迟迟不谈史塔克的故事,目的是为了让你继续阅读,但是我会拿我最讚佩的企业家和作家的故事,作为本章的结尾,以我的顾问经验和对史塔克的研究来看,光是这样说就很不得了了。

现在我们要看看真正了解大势的成功企业家史塔克,他早在1992年,就是我写《荣景可期》(The Great Boom Ahead)时,就写出我到目前为止最锺爱的大作《企业大游戏》(The Great Game of Business)。(真是的,创新家要花几十年来证明自己!真让人难过。)

他的书探讨怎幺教员工像企业主一样思考,变成企业主。前面我引用过他的话:「任谁对工作的了解,都比不上正在做这件事的人。」噢,他在现实生活中,彻底奉行和证明自己的上述观念。

他接下密苏里州春田城(Springfield)一家即将倒闭的製造业公司,把公司的很多工人,变成蓝领百万富翁。略微提高最低工资的观念真的比都比不上。史塔克发给工人的公司股份,价值超过一亿美元。

他的SRC控股公司(SRC Holdings)完全由他的1,600位员工持有,他们生产货车、拖拉机和重型设备的引擎和组件,噢,就是从事我们碰到外国竞争和自动化,因而流失工作机会的製造业。

此外,SRC控股公司还开创了60家公司,从事从银行、医疗设备到家具产销业务。

史塔克的假设非常简单:就是把重要的衡量标準直接发给员工,然后把这种衡量标準(例如即时资讯系统)的追蹤和改善,当成「游戏」来玩,你可以靠着这种方法,把员工的绩效提高。

他说:「如果你希望员工像老闆一样行动,你应该把他们变成老闆。」

为了进一步接近完全透明化,公司让每个人都可以查看财务数字,公司里没有由上而下的控制和祕密。

根据史塔克提供的数字,这样做的结果非常惊人:「一位1983年开始在这里赚7.5美元时薪的人,现在赚了120万美元。」(我猜这是平均数字。)

谈什幺美国梦!

谈什幺让美国再伟大!

我们需要的就是这种企业革命,这种已经上路的企业革命,只是大多数美国企业还看不出来而已。

相关书摘►《全球经济的关键动向》:全球化第二次「世纪週期」即将现身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全球经济的关键动向》,商周出版
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哈利・邓特二世(Harry S. Dent, Jr.)、安德鲁・潘秋里(Andrew Pancholi)
译者:陈鸿旻、曹嬿恆、刘道捷

畅销书《2014-2019经济大悬崖》、《2017-2019投资大进击》作者哈利・邓特二世,曾预言民粹主义将撼动世界,现在,民粹主义已推动了英国脱欧、美国川普当选,以及全球诸多动荡。在本书中,他将告诉你如何在反全球化的浪潮中,保护你的投资与资产,甚至从中获利。

2020年代将是全球经济的一大转折,数个政治、经济与人口週期同时罕见地跌至低谷,将造成巨大的金融崩坏与政治动荡,规模与破坏程度将大于2000年代的金融海啸,甚至超越1930年代的「经济大萧条」。我们正走向邓特所说的「经济寒冬」。

这些週期影响着我们日常生活的每个方面,从汇率到选举结果,从亚洲的经济成长率到欧洲的出生率。你将从本书中了解:

    为什幺近几年最炫目的科技(例如自动驾驶、人工智慧、虚拟实境和区块链)要到2030年代才会创造出庞大的新经济?为何中国可能是全球经济最大的泡沫?为什幺你该投资的领域是照护与医药产业,而且应该完全撤出房地产市场与汽车业?为何不该再继续相信黄金会保值?

本书将提供许多实用的策略,帮助你将眼前的动荡扭转为机会。

《全球经济的关键动向》:美国企业令人厌恶的理由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