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E维生活 >实践人生的更高价值 >


实践人生的更高价值

发表于2020-07-03

实践人生的更高价值
Photo by Joshua Earle on Unsplash

2012年,在赖振昌和几位委员的大力推动下,延宕近30年的《技术及职业教育法》获得朝野一致支持,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就完成立法。

说起这样在台湾教育史上前所未有的立法贡献,赖振昌语气依然平和,「我从小就喜欢『随缘尽份』这四个字,我把它当成待人处事的座右铭!」

随缘尽份,看似清淡消极,却带着强大的能量。赖振昌解释,「抱持随缘的心态就不会有得失心,可以全人投入做事,也能尽快适应环境,面对转变。尽份的意义则是,虽然不强求,但一接受了任务,就尽心尽力做到最好,不留下遗憾。」
积极面对当下,全力以赴,让赖振昌成功的踏出每一步。

寻求工作的更高价值

赖振昌25岁时,就成功考取会计师执照,一九八四年成为执业会计师,以不到十年的时间,完成当年在校园中立下的目标。

1980年代,台湾经济起飞,股市飙上万点。赖振昌充分挥洒,从工作上获得不错的报酬,甚至当上会计师公会理事,然而他的心中却始终有一点莫名的空虚。

「一直觉得这份工作好像缺少了什幺......」这种经验在赖振昌之前的人生很少出现,毕竟他总是全心全力往目标前进。如今执业才一年,事业正在蓬勃开展的他,为什幺仍然难以满足?

「虽然工作性质和报酬都不错,但认真想想,这都是在服务资方,」赖振昌追根究柢,找到心中深藏的冀求,「这份工作少了一点社会意义。」

赖振昌成长于社会底层,他的同学、朋友中,有不少人从事劳力工作、做黑手,辛苦打拚,收入却有限;回头看自己,同样的出身背景,如今已经过着优渥的生活。他发现,能拥有这样的成就,除了自己努力之外,或许还有一点幸运,自己应该再做点什幺,才能回报上天赐予的运气。

这个人生使命,究竟是什幺?它必须能贡献社会、符合自己的兴趣,也能应用一生所学......答案是,教育。

教育和他现在的工作相比,两者虽然不至于背道而行,却还需要具备许多其他能力。不过,赖振昌不太考虑现实和理想之间的距离,一旦目标确立,勇往直前就对了。

执业的同时,1984年,他以同等学历考进中山大学企管研究所,两年之后顺利取得硕士学位。1990年,又申请上台湾大学商学博士班。

有一天他去参加一个会计师会议,开会结束后,一位资深的理事过来跟他打招呼,他以为这位前辈要恭贺他上了博士班,结果对方默默把他拉到一旁,语重心长的说:「赖理事,你们年轻人这样急流勇退,是很勇,可是没有智慧。」

原来,这位前辈认为,念博士班、教书并非明智的决定,「现在环境好,赚钱容易,但是这种机会不是一辈子都有。你会计师做得这幺稳当,去教书能赚多少钱?」

赖振昌有点错愕。他以为大家会分享他的喜悦,没想到,并非所有人都认同他的决定。他感谢前辈的提醒,但是,申请台大博士班最终是为了回馈社会,赚钱虽然重要,却不是他现在的首要考量,「既然考上了,我就要去念!」

赖振昌的博士班念了五年,老实说,非常辛苦。拿到学位后,许多同学去考公费留学打算继续深造,赖振昌去陪考,结果班上只有他考上。于是,他开心的拿着优渥的奖学金,到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(Fairbank Center forChinese Studies)当访问学者。

升格大学,重建老校光荣

赖振昌原本规划的教育生涯,是以授业、解惑改变年轻人的命运,却意外走向教育行政,发挥更大的影响力。

台北商专在2001年改制为「国立台北商业技术学院」,需要更多人才,2003年,时任校长许胜雄邀请当时在文化大学教书的赖振昌到北商服务,接任学务长。后来因应校务发展,他又接任了总务长、研发长,四年之内历练学校三长职务,是一般人少有的经验。

后来,许胜雄因为健康因素无法续任校长,于是校内很多老师积极说服赖振昌参加校长遴选:「你是校友,又担任过学校三个不同职务的一级主管,是理想的校长人选......」

校长这项工作,从来不在赖振昌的规划中,但是如今有这个机缘做更多的事,何乐不为?2007年,赖振昌正式接手校长职务。

北商成立于1917年,当时还是日据时代,北商是台湾第一所商业专业学校;国民政府来台之后,更一再受政府委託,代办「国军待退人员商业会计训练班」,试办空中广播课程,开创空中教学先河;五专年代是台湾商业学校第一志愿。1990年代以后,北商却逐渐没落,甚至一度在教育部的评鉴中被列为三等学校。

接手校长职务后,赖振昌同时思考如何重建一所学校的灵魂,这个任务旷日废时,但绝不能不做。

「这是一所百年老学校,有荣耀,也有包袱,问题很多,」曾经在这里度过青春时光的赖振昌,对北商有浓厚的感情。

如今做为一校之长,他的期待和企图心更深切。赖振昌在校务会议上提出大刀阔斧的蓝图──升格大学。

赖振昌认为,升格成大学,可以增加教育的资源、学校的能见度,以及学生的荣誉感,一举提升教学品质与人员士气,恢复往日荣光。

在赖振昌四处奔走努力下, 北商不但焕然一新,教育部评鉴变成一等,更在2014年8月正式升格为大学。

带着理想走上政治舞台

除了基于对学校的期许,赖振昌致力于北商升格大学,也根植于他对台湾技职教育的理想。

「站在国家立场,要让技职教育受重视,首先要有明星学校,」他认为,念普通高中的学生有台大、清大、交大、政大等标竿学校,技职体系也应该有类似的明星学校,「有这样两条不同的高速公路,才能让多元的升学管道畅通。」

这一份对教育的理想,终于带着赖振昌踏上了政治路。

2012年,当时台联党主席黄昆辉拜访赖振昌,希望他代表台联参选不分区立委,赖振昌觉得政治和自己的理想是不同领域,因此非常犹豫,第一时间并没有答应。

当下,黄昆辉抛出另一个问题:「赖校长,你觉得台湾的教育有没有问题?」投身第一线教育的赖振昌,脑海中马上浮现许多画面。黄昆辉接着说:「其实很多问题都是体制和制度的关係,不是一位校长的职权可以改变的,如果你到立法院,更能发挥所长和影响力。」这段话,打动了赖振昌。

台联的不分区立委政策是「一个立委席次、两人轮替服务」,因此在前任立委两年任期届满时,2014年2月,赖振昌接替出任不分区立委,11月便提出《技术与职业教育法》。他感叹道:「一般大学很早以前就有《大学法》,可是全台湾有几十万技职学生,技职法却一直从缺......」

当法案通过,赖振昌欣慰的表示,台湾社会长期只重视读书升学,希望藉由立法,社会大众可以重新重视技职教育,也建立技职学生的荣誉感,进而为国家培养优秀的技术人才。

赖振昌也期许年轻人更积极宏观,他认为,过去台湾物质条件不好,但年轻人充满热情和希望,现在生活条件进步了,年轻人的志向反而变小,「听起来或许有点苛责,但我希望这一代的年轻人把目标放远大,想想自己对国家社会能做出什幺贡献。」

【书籍资讯】
摘自《自已的志气最可靠》
实践人生的更高价值
数位编辑整理:王碧欣

上一篇:
下一篇: